社论: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印证扩大开放决心

社论: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印证扩大开放决心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后,扩大开放重要性愈加明显,近年决策层也在积极推动。12月2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分别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

社论: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印证扩大开放决心
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后,扩大开放重要性愈加明显,近年决策层也在积极推动。12月2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分别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1年版)》,与2020年版相比,新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缩短了长度,提高了精准度。全国和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进一步缩减至31条、27条,压减比例分别为6.1%、10%。如此重视扩大开放的原因之一是外贸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后的最近一年多,对外贸易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支撑,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投资和国内消费的复苏不尽如人意。统计显示,今年前11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35.39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比2019年同期增长24%;其中出口19.58万亿元,同比增长21.8%,比2019年同期增长25.8%;贸易顺差3.77万亿元,同比增加20.1%。要知道,在疫情前的2019年,贸易进出口总值31.54万亿元,仅比2018年增长3.4%。不过,受疫情影响突发的现象并不能一直持续,且已经在刚刚过去的11月份略显疲态:11月当月,我国进出口总值3.72万亿元,同比增长20.5%,环比增长11.4%。其中出口2.09万亿元,同比增长16.6%,环比增长7.6%,增速呈现回落态势。所以从稳住外贸对经济增长支撑的角度来讲,扩大开放是必要之举,通过扩大开放让中国经济进一步融入全球,增添平等互惠的贸易往来机会。事实上,坚持扩大开放是近年奉行的一贯政策,决策层亦在种种国际重要场合宣示中国扩大开放的决心。政策面,从出台降低关税、放宽外资准入和减少外商投资限制之类的举措,到连续推出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和外商投资法,可以说中国正在进行由点到面、由具体政策到制度层面的开放。这与中国经济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相关。过去提到开放,经常提到的是:扩大出口、吸引外资。但当形成了巨大的国内市场和完整的产业链,并融入全球化之后,开放就需要全方位升级,与国际完全接轨,促进国内产业升级,推动产生质变。即未来扩大开放主要应体现在制度层面,促进国内相关规章制度对标国际先进标准,与国际通行、接轨,体现监管一致性,包括在许可、产业政策、竞争政策、环境保护、知识产权、营商环境等方面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并主动参与全球经贸规则制定和全球治理体系建设。而且,扩大开放意味着引入国际竞争,倒逼国内企业通过转型升级与技术创新提升自身竞争力。扩大开放也有利于引入国际规则,推动中国市场经济更加法治化,成为一个基于规则的自由公平竞争的市场,促进企业公平竞争。以此次新版负面清单重点提及的汽车领域为例,取消了乘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以及同一家外商可在国内建立两家及两家以下生产同类整车产品的合资企业的限制。中国汽车产业过去在政策保护下生存了二十多年,未来直面国际竞争,或有利于优胜劣汰,倒逼提质增效,诞生精品。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中国离不开全球市场,更不可能走自我孤立的回头路,未来只有继续扩大开放,拥抱全球市场,并从主动融合到参与规则制定和治理体系建设,才是康庄大道。此次两份负面清单的缩减与精准度提升,印证了中国继续扩大开放的决心,未来还应该适时加大力度。